论文范文
beat365官网 > 论文范文 > 中国通史 >

浅析唐代中前期边疆形势的演变

来源:beat365官网 2016-03-10

  

  公元 618 年,唐朝立国,结束了隋末中原大乱的局面,中国又重新归于一统。唐朝的统治者在面对当时错综复杂的边疆形势时,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加强对边疆的管理,维护边疆地区的稳定。

  ( 一) 武德贞观时期的边疆形势与唐政府之对策

  公元 618 年,隋亡唐兴,李渊是为唐高祖。唐代立国伊始,百废待兴,而且国内尚未完全统一。隋末割据势力多数仍雄霸一方,更有甚者北附突厥,连年侵掠唐边地,给新兴的唐政权陡增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1. 武德年间唐边疆局势与对策

  高祖时期 ( 618 – 626 年) 的唐朝,其面临的最大威胁即是北方草原地区的突厥,”突厥……值天下大乱,中国人奔之者众。其族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属焉,控弦百余万,北狄之盛,未之有也,高视阴山,有轻中夏之志。”隋末之际,各方势力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无暇顾及边疆地区,这也给突厥的强大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李渊创建唐朝之时,北方的突厥已然成为唐边疆地区的一个重大威胁。面对这一威胁,唐高祖对于突厥则主要以和平外交为主,把主要精力用于完成国内的统一。但是,唐政府的忍让及 “前后赏赐,不可胜纪”的做法,并没有换来突厥对等的待遇。唐朝的 “赐与不可胜计”让突厥变得贪得无厌。唐立国的第二年突厥 “始毕帅兵渡河至下州,贼帅梁师都出兵会之,谋入抄掠,授马邑贼帅刘武周兵五百余骑,遣入句注,又追兵大集,欲侵太原。”也就是从武德二年开始,至伍德九年,突厥连年寇边,抄掠边地,更有甚者,北方的割据势力,譬如梁师都,刘黑洇、苑君璋等,也与突厥勾结,不断挑战唐朝在边疆地区的核心利益。”可当时唐朝由于没有足够的力量解除来自东突厥的威胁,只得采取拿贿请和、称臣结盟的灵活机动之策与突厥相周旋。在战略上处于防守的地位。”特别是在突厥始毕可汗与处罗可汗去世之际,高祖都为之举哀、罢朝,并在突厥寇边之后仍不断赏赐。这种战略保守的做法,虽然使唐在边疆核心利益受到了侵犯,但却为唐初的休养生息赢得了时间。也为唐太宗时期发动大规模对突厥作战奠定了基础。

  唐朝建国伊始,将大部分的国力用于战后重建及完成国内的统一,面对北方突厥咄咄逼人的态势只能采取守势,而对于当时的东北亚形式则更是无暇顾及。高句丽是伍德时期东北亚地区势力最大的政权,其地 “东西三千一百里,南北二千里。”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大乱,各政权无力东顾。高句丽 “逐步占据了辽东沃野。为高( 句) 丽民族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经过隋末三征高句丽的失败,高句丽在东北亚的各方博弈中,可以称得上是赢家了。唐高祖在处理东北边地高句丽政权的态度上,与针对突厥一样,采取了保守的消极对策。从武德二年开始,高句丽七次派遣使臣入唐朝贡,保持了初唐数年间的和平局面。究其原因,除了上文提到的唐朝国内形势使然外,还有更为重要的是,高句丽当时经过对抗隋王朝战争不久,国力大为损耗,暂时没有力量对抗唐王朝,只能采取与唐和平相处的对策。

  特别是武德五年 ( 622 年) ,高句丽遣使入唐时,”唐高祖感隋末战士多陷于与此,赐王诏书……彼处所有此国人者,王可放还,务尽绥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于是,悉搜括华人以送之,数至万余。高祖大喜。”高句丽此次送还在高句丽境内的华人的行为向唐朝显示极大的善意,令唐高层十分满意,也巩固了唐丽间的交好局面。而唐王朝也极力维系与高句丽的和平局面。 “武德九年,新罗、百济遣使于唐,上言: ‘高句丽闭道,使不得朝,又屡相侵掠。’帝遣散骑侍郎朱子奢持节谕和。

  王奉表谢罪,请与二国平。”可见,高句丽在与唐维持和平局面的同时,在东北亚与新罗、百济开展东北亚霸主的争夺。当时的唐朝只能派使节与东北亚地区各方凯旋,维系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局面。综上,唐武德年间,中央高层面对北方主要政权突厥与东北主要政权高句丽做大的情况,还是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统一国内以及休养生息与恢复经济上,对于突厥采取纳贿求和的 “韬光养晦”政策及对于高句丽则采取派使节进行外斡旋的对策。从而维持边疆地区的稳定,为统一国内与恢复生产提供一个 “战略机遇期”。

  2. 贞观时期边防形势与唐政府的边疆政策

  武德九年 ( 626 年) ,李世民通过玄武门之变取得皇帝位,即唐太宗。太宗时期,唐代边疆形势出现了新的变化,唐太宗针对边疆的新形势与新变化,采取了高祖时期截然不同的对策处理边疆问题。太宗即位后,摆在唐政府首要的边疆问题即是突厥问题。虽然唐高祖时期,唐对突厥奉行”后加抚结”的外交政策。力图避免与突厥发生大规模冲突,但突厥一面接受唐朝丰厚的赏贡,另一方面连年大举犯边。甚至 “贞观初年,东突厥的颉利可汗乘李世民即位之初国内局势尚不稳定之机 亲 率 十 万 大 军,直 逼 渭 水,驻 兵 便 桥 之北。”唐太宗与颉利可汗下了历史上著名的 “渭水之盟”。太宗即位之初,边疆政策仍沿续之前的”韬光养晦” 的方针,在萧瑀与太宗的对话中可知,”萧瑀请于上曰: ‘突厥未和之时,诸将争请战,陛下不许。臣等亦以为疑,既而虏自退。其策安在?’上曰: ‘……吾即位日浅,国家未安,百姓未富,且当静以抚之。一与虏战,所损甚多,虏结怨 既 深,惧 而 修 备。则 吾 未 可 以 得 志 矣。……”唐太宗即位不久,国内的割据势力也刚平定。国家的第一要务是休养生息,恢复生产,但在对待突厥的问题上,太宗的对策较之高祖则有了很大的转变。首先,他分析了突厥内部 “众虽多而不整,君臣之志唯贿是求”的情况,并且制定出 “卷甲韬戈,啗以金帛。彼既得所欲,理当自退,志意骄惰,不复设备,然后养威伺血斗,一举可灭也。”的战略,通过 “厚赂”激起突厥的贪欲,让其骄纵而疏于对唐战备,最后寻找机会一举攻灭突厥。贞观三年 ( 629 年) ,颉利与突利间的矛盾激化,引发了突厥的内战,突利在战争中失败,继而投奔唐朝。”内乱及突利的降唐,一方面削弱了突厥汗国的势力,另一方面则是导致了突厥汗国东部藩属体系的瓦解。”这给予了唐朝消除西北边疆威胁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公元 629 年 ( 贞观三年) 秋八月,太宗命兵部尚书李靖为行军总管,代州都督张公谨为副总管,发兵十余万,分数道出击突厥。”经过唐军数月的征战,颉利可汗被俘,东突厥败亡。东突厥既亡,其地及部众则统一于唐王朝的版图,唐之北疆自隋末以降得以安宁。唐太宗在处理高句丽的态度上,即位之初仍贯彻高祖对高句丽的外交政策,保持对其的和平局面。而高句丽也在贞观初年,数度遣使入唐进行朝贡。

  但是,这种和平的局面也是微妙的。就在贞观四年 ( 630 年) 唐太宗攻灭东突厥之后,贞观五年 ( 631 年) , “春二月,王动众筑长城,东北自扶余城,东南至海千有余里。凡一十六年毕功。”给高句丽带来了极大的战略威慑,为求自保,高句丽修筑长城,这种行为必然会招致唐朝的强烈不满。但是此时的唐朝却没有像发兵征讨东突厥那样去征讨高句丽,仍接受使节入唐并还于贞观十三年 “老慰、赐裘之特厚”,这与当时唐国力是密不可分的,太宗说: “高句丽,本四郡地耳。吾发卒数万,攻辽东,彼必倾国救之。

  别遣舟师,出东莱。自海道趋平壤,水陆合势,取之不难。但山东州县凋瘵未复,吾不欲劳之耳。”山东乃至广大的中原地区,经过隋末的战乱而民生凋敝。唐初的国策仍以休养生息为主,再者西域刚恢复和平,该地区有繁重的战后和平建设。唐中央高层依旧奉行对高句丽和好之策。但是,太宗并没有放弃对高句丽的防范,贞观十五年 ( 641 年) ,太宗 “遣职方郎中陈大德答劳。大德入境,所至城邑,以绫绮厚饷官守者。曰: ‘吾雅好山水,此有胜处,吾欲观之。’守者喜之,游历无所不至。由是,悉得其织曲……王盛陈兵卫,引见使者大德因奉使觇国虚实,吾人不知。”

  唐太宗派遣陈大德入境高句丽秘密收集情况,这充分证明太宗实际上对高句丽有防范,这也说明了唐丽之间的关系仅仅是表面的和谐。因为历史的缘故,高句丽占有辽东地区,而且在初唐时期。高句丽经过与隋王朝的作战,已然在东北亚实力不容小视。太宗执政期间,高句丽与新罗、百济攻伐,其势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张,让唐王朝考虑要实质性的解决高句丽问题。唐太宗对高句丽发动的战争与其解决西北边疆的东突厥还有不同。由于东突厥连年在边疆的抄掠,严重威胁唐西北边陲的稳定与安全,太宗派兵征东突厥,最主要的是维护边疆的安定。而唐太宗于贞观后期征讨高句丽,则更多的考虑到树立其在东北亚地区的权威及收复辽东的需要,”魏晋以后南北对峙的近三百年间,高丽人逐步占据了辽东沃野,为高丽民族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原历代政权忙于内地的统一与割据战争,对高丽占据辽东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而唐太宗则是要打破这一局面,通过征讨高句丽,来构建一个东北亚地区的边疆藩属体系。

  战争的导火线即是高句丽西部大人盖苏弑主建武王,”苏文……因驰入王宫,杀建武。立建武弟大阳子藏为王。自立为莫离支,犹中国兵部尚书兼中书令职也,自是专国政。”高句丽此举严重违背了古代君臣秩序,必招致唐王朝的强烈反致。而唐太宗也以此为借口, “莫离支贼弑其主,尽杀大臣,……夫出师吊伐,须有其名,因其弑君虐下,败之甚易也。”贞观十九年 ( 645 年) ,唐王朝开始进攻高句丽,此后的贞观二十一年( 647 年) 和贞观二十二年 ( 648 年) ,唐太宗又两次进攻高句丽,”皆无大功而还。”( 《旧唐书》)唐太宗于贞观末年谋求通过攻伐高句丽从而达到构建东北亚地区边疆藩属体系的想法没有实现。东北边疆地区真正实现有效管理则由其儿子唐高宗完成。

  唐太宗时期,经过平定国内割据势力,休养生息,开展国内经济建设,唐朝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正是因为有强大的国力做基础,唐太宗才能用更为积极进取的态度去处理边疆的事务。针对突厥的侵扰则坚决予以反击并最终攻灭东突厥,解除了北方边疆的一大威胁,对于高句丽,则先礼后兵,试图通过战争重新获取中原王朝在东北亚地区的主导权,面对新兴政权吐蕃的崛起,唐太宗适时调整自己的政策,通过 “和亲”方式与吐蕃结成 “舅甥关系”,在西南地区构建了边疆藩属体系,维护了地区稳定与民族间的安定团结。

  ( 二) 七世纪中后期的边疆局势与唐朝的边防政策

  1. 西北边疆的复杂形势与唐政府的政策举措

  太宗故去,唐高宗即位。高宗即位之初,”唐王朝在西域的统治遇到了挫折。”一直在太宗时期未敢有所动作的西突厥阿史那贺鲁起兵叛唐。其 “在唐朝于 647 年讨伐勾结西突厥并帮助焉者反唐的龟兹时,请求为唐军做向导,被任命为昆丘道行军总管。……唐朝是想通过阿史那贺鲁来影响并逐步统一西突厥地区。而阿史那贺鲁却利用唐朝的名义来发展自己的势力。”永徽二年( 651 年) ,在阿史那贺鲁的预谋下,与处月、处密等西域诸国一起叛唐,”寇庭州。攻陷金岭城及蒲类县,杀略数干人。”直接威胁到唐西北边疆与丝绸商路的安全。唐高宗派遣梁建方和契苾何力为弓月道行军总管,开始平定阿史那贺鲁叛唐的战争。直至显庆二年 ( 657 年) ,阿史那贺鲁兵败被俘,西突厥遂亡,而经过数年的平叛,唐朝开始进入中亚地区。

  与此同时,吐蕃在经过松赞干布时期的发展,实力较之贞观时期大为增强。松赞干布去世后,由于 “赞普幼弱,政事皆决于国相禄东赞。禄东赞性明达严重,行兵有法,吐蕃所以强大,威服氐、羌,皆其谋也。”吐蕃的强盛,必然与正处于国力上升的唐王朝产生利益的冲突,而冲突的汇集点则是包含中亚的广大西域地区。龙朔二年 ( 662 年) , “吐蕃……似乎通过护密第一次进入中亚地带。吐蕃策动疏勒、弓月、龟兹等地亲蕃势力反派唐朝。”[8]吐蕃势力的进入,令高宗时期的西域,中亚地区顿时紧张起来。

  特别是 665 年 ( 麟德二年) ,弓月部引吐蕃入侵于阗,说明吐蕃与唐朝进入一个旷日持久的争夺西域主导权的时期。670 年 ( 咸亨元年) ,吐蕃攻占安西四镇,唐王朝在西域受到了巨大挫折,西北边疆再次陷入动荡。唐高宗当时已在东北亚地区攻灭了百济与高句丽,构建起以唐为中心的东北亚边疆藩属体系,在面对 “吐蕃东灭谷浑。西占安西四镇,给唐朝西部边境的稳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迫使唐朝不得不下决心来对付吐蕃的扩张。”同年,唐军薛仁贵部与吐蕃在青海大非川进行大战,史称 “大非川之役”,唐军打败,吐蕃已然成为唐朝在西部边疆继突厥之后的一大劲敌。此后数年,唐蕃又在西域、青海、西南等地区兵刃相见。使唐在该边疆地区无法维系一个长久的稳定局面。不仅如此,除了唐蕃在西域的争夺,”阿拉伯人从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的时期 ( 644 – 656 年)开始进犯中亚。”阿拉伯即中国古籍中的大食。大食势力的进入,使得西域地区的局势更加复杂。也给唐在西域中亚地区构建边疆藩属体系带来极大的挑战。自唐高宗以降,武周时期、中宗睿宗时期、玄宗时期,唐政府都将西北边疆的经略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方向。

  2. 平定百济、高句丽与东北亚藩属体系的构建

  由于唐太宗贞观末期征讨高句丽的失利,使唐王朝没有完全在东北亚构建起以唐为中心的藩属体系。唐高宗即位后,构建这一体系也成为其主要的边疆政策之一。但是,高宗即位之初。因为巩固政权的需要并没有立即发兵征讨高句丽,而是接受新罗、百济、高句丽的遣使朝贡。可见,高宗即位之始,唐王朝也没有将武力解决东北亚问题作为首要选项。但是,无奈 “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之间的争斗已久,彼处之间有着复杂的恩怨。”,高宗通过给百济义慈王下诏书进行劝谈促和的方式并不奏效,东北亚地区仍然互相攻伐不断。

  永徽六年 ( 655 年) ,新罗王金春秋向唐王朝求救,”言百济联合高句丽进攻其北境,攻占30 余城”这一事件,给唐王朝解决东北亚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新罗素来与唐关系和睦,特别是新罗经年累月的遣使入贡,使唐王朝与新罗结成了事实意义上的同盟关系,尤其是”始服中朝衣冠”与 “始行中国永徽年号”,更明显体现出新罗将自己纳入唐王朝所构建的藩属体系中。而这么做最大的好处是获得大国的保护,并最终达到自己能够统一朝鲜半岛的目的。永徽六年,继新罗王金春秋遣使入唐求救之后,三月,唐将程名振与苏定方率军进攻高句丽; 显庆五年( 660 年) ,唐与新罗组成联军,讨平百济。百济的灭亡,使唐王朝可以集中力量解决高句丽问题。

  永徽六年至总章元年 ( 655 – 668 年) ,唐王朝经过对高句丽的多次作战,终于 “拔平壤城,虏高藏、男建等”。唐王朝解决了百济与高句丽之后,”新罗的势力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并积极谋求向北扩张”虽然唐王朝对此也采取了一些反制措施,但由于吐蕃在西域的做大及唐蕃在边疆地区武装冲突不断,唐王朝最终也默认了 “新罗渐有高丽、百济之地”,承认新罗对朝鲜半岛的治权。

  总之,唐高宗时期的唐王朝开始积极构筑一种稳固的边疆藩属体系。并以此为目标对边疆地区运用外交斡旋、军事斗争等手段进行干预。由于吐蕃及新罗势力的崛起,令唐王朝东西两线承受了战略压力,其无力两线经略。因为新罗素与唐友好,新罗的兴起并不令唐朝感到其战略利益严重受损,故唐高宗时期对新罗采取的一系列对策相对温和。而吐蕃积极介入西域地区,并在河陇、西南等地给唐带来极大的战略压力,加之大食势力的侵入,出于维护西北边疆稳定及巩固其在西域地区藩属体系的需要,唐朝的战略方向则以此为主。

  ( 三) 八世纪初边疆形势的复杂化与唐王朝之对策

  1. 后突厥汗国的出现以及西域形势的进一步复杂化

  唐高宗统治末期,已统一于唐王朝的突厥掀起了叛唐的活动,调露元年 ( 679 年) ,”冬十月,单于大都护符突厥阿史德温博、奉职二部俱反,立阿史那尼熟匐为可汗,二十四州酋长皆叛应之,众数十万,遣鸿胪卿单于大都护府长史萧嗣业、右领军卫将军花大智、右千牛卫将军李景隆等将兵讨之”,但此次平叛并不顺利,突厥不仅大肆侵掠边地,还煽动奚、契丹抄掠唐之边陲重镇营州,给唐王朝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最后,高宗派遣裴行俭于永隆元年 ( 680 年) 平定了叛乱。

  弘道元年 ( 683 年) 突厥阿史那骨咄禄、阿史德元珍等再一次发动叛乱,这次的平叛唐朝则显得力不从心了,”弘道元年 ( 683 年) 唐高宗崩,翌年中宗即位,未及一年被废,睿宗即位,同年武则天又废睿宗,把持朝政”[6]唐高层权力中心的剧烈动荡,给突厥反叛势力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唐王朝却失去了彻底反叛的时机。唐武周天授二年 ( 691 年) ,骨咄禄之弟默啜取代其兄,势力”拥兵四十万,征服邻近各族,并进兵西域,征讨前西突厥诸部之未归服者”,后突厥汗国已然兴盛。唐王朝在征讨无果的情况下只得承认了后突厥汗国。这之后,唐王朝对于后突厥已无有效对策,唯有消极防御而已。直到唐玄宗开元时期,因为后突厥汗国内部矛盾尖锐,给了唐王朝解决该问题的机会。开元初年,唐王朝大兵屯于边疆,此举加剧后突厥内部的分裂,大多数部众归附唐朝,后突厥汗国再也无力发动对唐朝的大规模入侵,”开元九年 ( 721 年) ,突厥遣使请和,毗伽可汗乞为唐玄宗子,得到了唐玄宗的同意,双方由之建立起了 ‘藩臣’关系”,双方进入了和平相处时期,天宝四年 ( 745 年) ,回纥骨力裴罗灭亡后突厥汗国。

  当唐王朝疲于应对后突厥汗国之际,唐蕃之间的军事冲突有愈演愈烈之势。先是,仪凤三年( 678 年) ,”李敬玄将兵十八万与吐蕃将论钦陵战于青海之上,兵败,工部尚书、右卫大将军彭城僖公刘审礼为吐蕃所虏”; 吐蕃又与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都支及其部将李遮匐勾结入侵安西,在西域地区发动对唐的攻势。

  唐王朝为了维护其在西域的战略利益和保持西部边疆的安定,面对吐蕃的攻势,主要运用军事手段来实现守卫该地区之目的, “到武后长寿元年 ( 692 年) ,唐朝派武威将军总管王孝杰率军收复四镇,摧毁了吐蕃对西域的控制,然后回师北上西突厥十姓可汗故地,消灭了吐蕃所立十姓可汗仆罗”吐蕃为了对抗唐王朝,在唐武周时期联合后突厥汗国侵掠唐边地,且又在西域与突骑施结盟,并和大食军队联合进攻拔汗那,双方在西域地区的战略拉锯一直持续到安史之乱的爆发。唐太宗于贞观四年 ( 630 年) 灭东突厥,于贞观十四年 ( 640 年) 平定高昌,逐步实现了唐王朝在西域的统治。随着吐蕃势力的进入,大食的入侵及后突厥汗国的兴起,挤压了唐王朝在西域的战略空间,同样给西北边境带来了不稳定。唐王朝主要以军事斗争为手段,以期达到维护西域的主导权及保持边境和平的目的。

  2. 渤海国的兴起与唐经略

  东北亚万岁通天元年 ( 696 年) ,契丹首领李尽忠与其妻兄孙万荣举兵反叛,杀营州都督赵文翙,攻陷营州,这就是 “营州之乱”。武则天在付出惨痛代价后将叛乱平定,但在平定过程中,”靺鞨人在乞乞仲象之子大祚荣的带领下……自号震国王,开始称霸东北地区”。这个 “震国”,即是渤海国。此前,唐罗关系经过一段时期的波折后逐渐走上正轨。渤海国的出现,使唐朝对其的东北亚政策进行调整。中宗时期,就曾派使节与渤海国联系,未果。唐睿宗时期,唐朝才得以对大祚荣加以册封。

  这可以看做唐朝将渤海国纳入自己的东北亚边疆藩属体系。玄宗时代,双方关系交恶,”是岁,黑水靺鞨遣使入见,以其国为黑水州,仍为置长史以镇之。渤海靺鞨王武艺曰: ‘黑水入唐,道由我境。往者请吐屯于突厥,先告我与我偕行; 今不告我而请吏于唐,是必与唐合谋,欲腹背攻我也。’遣其母弟门艺与其舅任雅将兵击黑水。”唐王朝与黑水靺鞨的走近,令渤海很不满,而其弟大门艺因反对大武艺进攻黑水靺鞨,并因此叛逃至唐,给双方关系雪上加霜。双方对立的结果就是开元二十年 ( 732 年) ,渤海入寇胶东半岛的登州,此事件使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但随后不久,双方恢复了邦交,并不再相互攻伐,”公元762 年,唐朝 ( 唐代宗) 遣使到渤海正式承认渤海为国,并晋封大钦茂为渤海国王,加授正一品检校太尉。”说明唐渤间的睦邻友好关系得以巩固与维系,在唐朝与众多边疆民族政权的和战过程中,唐渤关系虽有波折,但和平共处是主流。综上,可以体现唐王朝对东北亚的经略是较为有效的。


相关推荐
  • 03-10 浅谈萨都剌的题画诗
  • 03-10 浅谈唐代“太常四部乐”考释
  • 03-10 浅谈魏晋南北朝政论蠡述
  • 03-10 浅谈先秦诸子对礼文化身体性的探讨
  • 03-10 浅谈两晋礼学与玄学的互动
  • 03-10 浅谈屈子之“远游”之 曹植游仙诗的精神源头
  • 03-10 浅谈中国古代礼文化的形成
  • 03-10 浅谈中国古代王权与早期城市的兴起
  • 03-10 浅析唐代中前期边疆形势的演变
  • 03-10 浅析陶渊明任镇军参军之辨疑与新探